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监督 > 民事判决的可执行性辨析

民事判决的可执行性辨析

中国法制西部网讯:实践中,部分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类判决的主文部分存在内容不清晰甚至相矛盾的情形,这导致法院执行部门在应对此类判决时面临诸多困惑,如判决是否具有可执行性,当事人申请行政确认后是否仍应继续执行等问题。下面,本文在不改变原案例诉请内容及裁判结果的前提下,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

【基本案情】

       渭南市渭阳化工厂从政府处受让涉案土地后,与马双全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后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因其他原因就涉案土地又与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并将土地使用权通过不动产登记机关登记在了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名下。后三方因案涉土地使用权产生纠纷,渭南市渭阳化工厂遂以马双全和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渭南市渭阳化工厂的诉讼请求为:1.解除渭南市渭阳化工厂与马双全之间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2.解除渭南市渭阳化工厂与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之间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3.判令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将涉案土地使用证转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

【裁判结果】

      1.解除渭南市渭阳化工厂与马双全之间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2.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将涉案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3.驳回渭南市渭阳化工厂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评析】

一、对本案所涉诉讼类型的辨析

       在民事诉讼中,根据原告诉请内容的不同,可将诉分为确认之诉、给付之诉与形成(变更)之诉。其中单纯的确认之诉因仅要求法院通过审判确认特定的法律关系是否存在,并不要求判令被告基于存在的法律关系履行给付义务,故其不具有可执行性。给付之诉中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其履行某种给付义务,如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请,则此类诉讼具有当然的可执行性。通说认为形成之诉是指当某些法律关系已经存在实体上变更的条件,但如果没有法院的裁决,其现存的法律关系仍然是有效的,当事人为了使现存的法律关系发生变动,并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的一种诉讼类型。形成之诉既非确认也非实现现存的法律状态,而是改造现存的法律状态并创造新的法律状态,其所形成的形成判决不需要强制执行,随着形式既判力的发生即能塑造新的法律关系。

       本案中,原告诉请分别解除与二被告之间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根据上述理论,如原告据以解除合同的事由被法律规定只能通过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行使,则其便属于形成之诉,如原告仅系行使合同的法定或者约定解除权,则其虽系通过诉讼解除合同,但却仍属确认之诉的范畴。此外,原告在诉请中同时要求被告将涉案土地使用权证转移至自身名下,根据诉讼类型理论,因此部分请求系要求对方承担一定的义务,故其具有给付之诉的特点。因此,根据原告解除合同原因的不同,本案在给付之诉的基础上,还同时构成确认之诉或形成之诉。

二、对判决主文的分析

       本案的部分判决主文在内容及逻辑承接上存在不甚完善的情形,这导致土地使用权变更的判决难以执行,双方当事人均会因本案的判决结果而增加讼累。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在双务合同中,原告起诉请求确认合同有效并请求继续履行合同,被告主张合同无效的,或者原告起诉请求确认合同无效并返还财产,而被告主张合同有效的,都要防止机械适用“不告不理”原则,仅就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而应向原告释明变更或者增加诉讼请求,或者向被告释明提出同时履行抗辩,尽可能一次性解决纠纷。例如,基于合同有给付行为的原告请求确认合同无效,但并未提出返还原物或者折价补偿、赔偿损失等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向其释明,告知其一并提出相应诉讼请求;原告请求确认合同无效并要求被告返还原物或者赔偿损失,被告基于合同也有给付行为的,人民法院同样应当向被告释明,告知其也可以提出返还请求。一审法院未予释明,二审法院认为应当对合同不成立、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法律后果作出判决的,可以直接释明并改判。当事人按照释明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出抗辩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归纳为案件争议焦点,组织当事人充分举证、质证、辩论。根据上述规定,现对判决主文分析如下: 

       1.法院仅支持了原告关于解除与马双全之间合同的诉讼请求,对于原告与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之间的合同,法院在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将土地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时未支持解除合同的诉请,因此双方之间的合同仍合法有效。法院不支持解除合同的原因通常为合同未达到解除的条件,此时应要求双方继续履行合同,但本案中法院却对合同内容进行了根本的改变,与此同时又未对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已经向原告支付的土地转让款进行处理,这不仅有违目前仍在生效的合同之订立目的,还导致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严重失衡,并会给本案的执行带来可以预见的困难。当然,本案中法院如直接判决解除原告与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之间的合同,则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向原告支付的土地转让款将无法依据合同主张返还,但此时法院完全可以依据上述《会议纪要》的规定,在向被告释明并告知其也可以提出返还请求的情况下,对该部分内容一并判决,从而使判决的可执行性大幅提高。

       2.判决第二项判定“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将涉案土地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该判项表明变更的实施主体为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履行期限为30日,需要实施的行为是将涉案土地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但土地变更登记是只能由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确切地讲,是不动产登记机关作出的行政确认行为,而在本案当中,判决却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这一民事主体在30日内完成一个只能由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该公司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其能做的仅是一个相关的申请行为。实际上,变更登记行为与申请变更登记行为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法律行为,前者是行政行为,后者是民事行为,而行政权是法定的,有法律法规授权才可以作出,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作为一个民事主体不可能作出一个行政机关才有权作出的行政行为,更不可能在30日内作出一个行政行为。因此,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据此抗辩自身无法执行上述判决所确定的内容,法院亦难以认定其存在拒不执行判决的情形。

       3.判决第三项为“驳回渭南市渭阳化工厂的其他诉讼请求”。现法院已判决解除了渭南市渭阳化工厂与马双全之间的合同,并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将涉案土地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故此处“将涉案土地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与原告诉请中“将涉案土地证转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是否具有相同的法律意义,将决定原告的该项诉请是否被法院予以驳回。首先,从字面意思上看,将土地使用权证转至原告名下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单纯的民事行为,即仅把土地使用权证这个“物”交给原告即可,此时该“物”的所有权便归属了原告。不过这显然不是原告的本意,故在此种情况下,原告的诉请出现了不明,但此时法院却同意了原告以一个具有歧义的诉请提起诉讼,其显然存在一定的疏忽。其次,原告的真实意思应为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归还案涉土地的使用权,而根据《物权法》之规定,由不动产登记机关保全的不动产登记簿系物权归属的依据,不动产权属证书(土地证)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外在证明,且其需要权利人向不动产登记部门进行申领,因此原告的该项诉请并不严谨,应进一步明确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需协助原告办理不动产转移登记,而法院的判决虽更加严谨但却并不全面,因土地使用证和不动产物权登记并不完全相同。最后,如依字面意思来看,此时法院既未支持原告解除与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之间合同的诉请,又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把土地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这对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显系不公。另一方面,此时法院实系驳回了原告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将土地证转至自身名下的诉请,而在通常情况下,没有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的协助,原告存在难以独自办理土地证的可能性,但此时因法院已经明确驳回了原告要求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为其办理土地证的诉请,故原告在申请执行时也很难依据惯例或者常理来补充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的该项义务。

 三、判决的可执行性辨析

       根据上述对案件类型的分析可知,单纯的确认之诉因仅对法律关系是否存在进行确认,故其不具有可执行性。而单纯的形成之诉,因《物权法》第28条规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故形成判决本身即可产生变更物权的效果,当事人可直接根据相应的判决要求行政机关对土地使用权进行变更,如果行政机关不进行变更,当事人可另行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就本案而言,在判断判决的可执行性时,应先根据原告据以要求解除合同的事实和法律,对本案除构成给付之诉外,仍构成确认之诉或是形成之诉进行识别。如在确认后得出本案为同时包含确认之诉与给付之诉的内容,因判决主文中表述为“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将涉案土地变更登记至渭南市渭阳化工厂名下”,而根据上文分析可知,临渭区故市镇淑琴春光园钉厂只能协助原告对涉案土地进行变更登记,而无直接变更登记的权利,故本案会因判决主文的表述存在问题而难以强制执行,因判决主文内容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8条关于“执行标的明确”的立案标准。如在确认后得出本案为同时包含形成之诉与给付之诉的内容,因形成之诉可直接对法律关系进行变更,故当事人无需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直接要求行政机关根据判决内容对现存的法律关系进行变更即可达到诉讼目的,但因此时行政机关并非案件的当事人,故原告依旧无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四、判决可执行性的提升路径

       1.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时,要防止机械性地适用“不告不理”原则,完全局限于当事人诉请的内容进行审理,而应在正式审理之前向各方当事人释明可在案件中一并解决的问题。如在双务合同中,当原告仅要求解除合同或确认合同无效时,如其主张被法院支持,则随后势必会产生双方已履行内容该如何处理的问题,如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未就该问题向各方进行释明,并建议各方提出相应的请求,则不仅会导致当事人需就上述问题再次提起诉讼,还会使案件因缺乏可执行内容而不具有可执行性。

       2.法院在审理涉及土地使用权转让的案件时,应先审查当事人诉请的内容是否存在《合同法》第110条规定的情形,如存在,则应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讼请求,释明后,当事人拒绝变更的,可考虑裁定驳回起诉。例如,不动产应依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3条“不动产首次登记、变更登记、转移登记、注销登记、更正登记、异议登记、预告登记、查封登记等适用本条例”之规定进行登记,而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26条,变更登记又特指不涉及不动产权利转移的登记。上述规定的法定登记中并不存在“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的登记类型,故渭南市渭阳化工厂的诉请缺乏具体性和明确性,且不具有可执行性,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应向渭南市渭阳化工厂进行释明,并要求其对诉请进行修改,在释明无效的情况下,应当驳回渭南市渭阳化工厂的该项诉请,否则在判决后当事人将会因执行问题再次产生争议。 

       3.法官在判决主文中应明确表述哪一个当事人需要履行哪一项义务,并对履行的内容、顺序与期限等进行详细描述,同时还应注意防止因当事人诉请的不当而导致判决结果出现偏颇的情形。如在双务合同中,双方当事人均应承担返还部分物品的责任,但在诉讼过程中仅原告主张了该项权利,此时法官应明确提示被告可同时要求原告返还被告已为的给付,从而避免判决出现仅要求一方返还财物或赔偿损失的不平等局面,否则必将给该判决的执行带来极大的困难。

       4.严格执行裁判内容的法律原则,要求执行法官不得随意对判决主文的内容作扩大、限缩或者类推解释,但在特殊情况下,如仅系判决主文的表述存在错误,而根据整篇判决书可以明确推知法官的真实意思,则为了减少讼累,执行法官可以根据体系解释的原理,受理申请人的执行申请并予以执行。此时如不予受理当事人的执行申请,则判决将会失去可执行性,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将再一次陷入难以解决的境地,从而使诉讼失去了应有的定分止争效果。但是,当判决内容存在明显的歧义或涉及民事主体无法完成而需由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该判决则不具有可执行性。

(作者单位:李明,陕西宽明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泽山,安徽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

责编:靳梦凡


[打印本文] 发布日期:2020-04-22 来源:中国法制西部网